京杭大运河自北向南一路奔流
admin
2019-06-18 12:24

  京杭大运河自北向南一路奔流,从华北平原直达长江三角洲,沃野千里,养育了一户户运河人家。位于苏北的邳州市经过治理,成为运河边上一颗璀璨的明珠:3年前,当地在城乡开展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公共空间治理行动,并与村庄环境整治、增加农村集体收入、农田水利建设、道路整治、精准扶贫相结合……“公共空间治理+”不断释放发展红利,形成叠加效应。如今,那些公共空间被私搭乱建、公共资源被随意侵占的现象在乡村已荡然无存,代之而来的是另一番光景:村庄整洁、宅田界清、路通河畅、水清塘净、沟渠相连、阡陌相通、林网成格、集镇规整;村民有了健身场所,孩童有了游乐设施;集体收入增加了,村民收获了满满的幸福感。

  公共空间被侵占的现象在农村由来已久,主要表现为私人侵占“四旁四荒”,即路旁、水旁、城旁、村旁,以及荒山、荒坡、荒滩、荒水。这些被侵占的公共空间往往堆满了杂物、垃圾,或被乱搭乱建成猪圈、鸡窝,因抢占地盘村民之间产生矛盾的事情也时有发生。

  很多农村地区的生态环境恶化和环境污染严重,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公共空间被侵占造成的。比如乡村的汪塘,原本是容纳和排放村民生活污水和雨水的地方,随着许多农村汪塘被填平侵占,导致污水排不出去,出现污水横流现象。

  3年前,这种现象在江苏邳州也同样发生着。邳州市在深入推进城乡一体化发展过程中发现,公共空间治理问题在农村体现为填水占山、乱耕乱种。在官湖镇新华一村和二村之间,有一条数十户村民必经的次干道。20年间随着村庄的不断扩张,道路两侧的公共空间也不断被村民挤占,原本十余米宽的道路,有一段近百米长的路段被挤占的只剩不足两米宽,形成一段“梗阻”。

  在另一个村也是如此。“以前,我们这里是出了名的‘问题村’,上访告状占到全镇总量的2/3还多,其中很多都跟公共空间被占后引发的矛盾有关。”邳州市岔河镇桥北村的村干部介绍说。

  “还公共空间于公众”的呼声日益强烈。邳州一项网上民意调查显示,群众对城乡公共空间治理的支持率高达95%。邳州市委、市政府从2016年6月起,声势浩大的公共空间治理就此展开。

  治理公共空间必须发挥大家的力量,邳州从党员干部发挥带头作用抓起。赵墩镇27名党员干部及其直系亲属带头拆除土泗路沿线违建,陈楼镇大顾村村干部带头拆除了村子南头自建的老年房以及猪圈等违建设施,原来4米的水泥路一下子拓宽到12米。

  邳州市对乡村公共空间治理进行了严格的界定,并建立了标准体系。比如,农村公路从公路两侧边沟(截水沟、坡脚护坡道)外缘起不少于1米的区域为公路用地;从公路用地外缘起,县道不少于10米、乡道不少于5米的区域为公路建筑控制区范围等;建设每500人2座水冲式标准厕所;村庄绿化美化良好,主干道路宽于3米,道路两侧绿化以各栽1行以上高大乔木为主;村内汪塘等四周以适宜生长的景观乔木和果树树种为主,适当配置临水开花灌木及水生植物:宅前屋后宜种植蔬菜和花木或果树,高速公路沿线村庄在迎面一侧建防护林带;自来水入户率达95%以上;村内公共活动场所不小于30平方米等。

  果园村有些村民习惯将闲置的杂物和柴火堆在屋前,渐渐地公共空间成了自家的地方。城乡公共空间治理启动后,很多人开始不愿让出本该是公家的地。村干部发动群众,八户劝一户,村里大部分村民开始主动清理被自己侵占的公共空间。几年时间,村庄荒地变广场,水沟变荷塘,村里生态环境越来越好,古栗园和银杏林片区的负氧离子含量高达2670每立方厘米,银杏林片区的百岁老人特别多,吸引了许多游人。

  公共空间清理出来了,如何将这些集体资源更好地服务于乡村振兴?邳州市统筹推进土地规模经营,设立1.3亿元乡村振兴专项基金,实现了减少农业用工、减少空闲土地、增加产业工人、增加土地收益、壮大集体经济。

  邳城河大桥下原来是一片荒滩,被周边村民占用,无序种植、养殖。大桥所在的邳城镇宣传委员彭保永介绍说,通过开展公共空间治理,镇里收回750多亩集体土地,统一规划打造了生态农耕风情园。如今,站在大桥上放眼望去,连片的黄花菜园和间作套种的数万棵樱花、紫薇,连着河堰两侧的金叶银杏,构成一幅乡村美丽画卷,这美景让邳城河大桥一下子成了全城“网红桥”。很多“网红”主播来到这里,有的边唱边跳,有的与游人互动,还有优雅的旗袍秀、刚劲的武术表演、老少齐参与的广场舞,在微博上,在朋友圈里,在快手、抖音等直播平台圈粉无数。

  荒滩变成网红景点后,还带来了一笔经济收益:这个过去一直被乱耕乱种、私搭乱建而民事纠纷不断的河滩坡地,发包第一年就给村集体带来35万元的收益。

  铁富镇有一条特色乡村公路,因两边银杏树相互交织自然形成3000米的“隧道”,当阳光照射在金黄色的银杏叶上时,仿佛走进“时光隧道”,成为周边地区最有名的旅游景点之一。为了更好地打造“时光隧道”景点,党员冯均忠第一个拆除了自家搭建的房屋,很快,90多户村民也都自觉拆除了违建。如今,美丽的“时光隧道”贯通姚庄。村“两委”大力推动村民创业就业,实施“银杏旅游+”,村民开办了民宿、民俗馆、银杏产品体验中心等。

  据了解,开展公共空间治理以来,邳州全市增加补充耕地13866亩、工矿废弃地复垦和增减挂钩11124亩;进入产权交易平台成交总额10.6亿元,50个经济薄弱村村年均集体增收20.03万元,改变了一些村集体收入长期为零的窘境。

  “城乡环境好,乡愁才留得住。”江苏邳州市委书记陈静说:“下一步将坚定全市上下齐心协力、统筹推进公共空间治理工作的路径自信,持续释放公共空间治理叠加效应,不断推进公共空间治理向纵深延伸,加快走出城市治理和乡村振兴的新路子。”

  京杭大运河自北向南一路奔流,从华北平原直达长江三角洲,沃野千里,养育了一户户运河人家。位于苏北的邳州市经过治理,成为运河边上一颗璀璨的明珠:3年前,当地在城乡开展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公共空间治理行动,并与村庄环境整治、增加农村集体收入、农田水利建设、道路整治、精准扶贫相结合……“公共空间治理+”不断释放发展红利,形成叠加效应。如今,那些公共空间被私搭乱建、公共资源被随意侵占的现象在乡村已荡然无存,代之而来的是另一番光景:村庄整洁、宅田界清、路通河畅、水清塘净、沟渠相连、阡陌相通、林网成格、集镇规整;村民有了健身场所,孩童有了游乐设施;集体收入增加了,村民收获了满满的幸福感。

  公共空间被侵占的现象在农村由来已久,主要表现为私人侵占“四旁四荒”,即路旁、水旁、城旁、村旁,以及荒山、荒坡、荒滩、荒水。这些被侵占的公共空间往往堆满了杂物、垃圾,或被乱搭乱建成猪圈、鸡窝,因抢占地盘村民之间产生矛盾的事情也时有发生。

  很多农村地区的生态环境恶化和环境污染严重,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公共空间被侵占造成的。比如乡村的汪塘,原本是容纳和排放村民生活污水和雨水的地方,随着许多农村汪塘被填平侵占,导致污水排不出去,出现污水横流现象。

  3年前,这种现象在江苏邳州也同样发生着。邳州市在深入推进城乡一体化发展过程中发现,公共空间治理问题在农村体现为填水占山、乱耕乱种。在官湖镇新华一村和二村之间,有一条数十户村民必经的次干道。20年间随着村庄的不断扩张,道路两侧的公共空间也不断被村民挤占,原本十余米宽的道路,有一段近百米长的路段被挤占的只剩不足两米宽,形成一段“梗阻”。

  在另一个村也是如此。“以前,我们这里是出了名的‘问题村’,上访告状占到全镇总量的2/3还多,其中很多都跟公共空间被占后引发的矛盾有关。”邳州市岔河镇桥北村的村干部介绍说。

  “还公共空间于公众”的呼声日益强烈。邳州一项网上民意调查显示,群众对城乡公共空间治理的支持率高达95%。邳州市委、市政府从2016年6月起,声势浩大的公共空间治理就此展开。

  治理公共空间必须发挥大家的力量,邳州从党员干部发挥带头作用抓起。赵墩镇27名党员干部及其直系亲属带头拆除土泗路沿线违建,陈楼镇大顾村村干部带头拆除了村子南头自建的老年房以及猪圈等违建设施,原来4米的水泥路一下子拓宽到12米。

  邳州市对乡村公共空间治理进行了严格的界定,并建立了标准体系。比如,农村公路从公路两侧边沟(截水沟、坡脚护坡道)外缘起不少于1米的区域为公路用地;从公路用地外缘起,县道不少于10米、乡道不少于5米的区域为公路建筑控制区范围等;建设每500人2座水冲式标准厕所;村庄绿化美化良好,主干道路宽于3米,道路两侧绿化以各栽1行以上高大乔木为主;村内汪塘等四周以适宜生长的景观乔木和果树树种为主,适当配置临水开花灌木及水生植物:宅前屋后宜种植蔬菜和花木或果树,高速公路沿线村庄在迎面一侧建防护林带;自来水入户率达95%以上;村内公共活动场所不小于30平方米等。

  果园村有些村民习惯将闲置的杂物和柴火堆在屋前,渐渐地公共空间成了自家的地方。城乡公共空间治理启动后,很多人开始不愿让出本该是公家的地。村干部发动群众,八户劝一户,村里大部分村民开始主动清理被自己侵占的公共空间。几年时间,村庄荒地变广场,水沟变荷塘,村里生态环境越来越好,古栗园和银杏林片区的负氧离子含量高达2670每立方厘米,银杏林片区的百岁老人特别多,吸引了许多游人。

  公共空间清理出来了,如何将这些集体资源更好地服务于乡村振兴?邳州市统筹推进土地规模经营,设立1.3亿元乡村振兴专项基金,实现了减少农业用工、减少空闲土地、增加产业工人、增加土地收益、壮大集体经济。

  邳城河大桥下原来是一片荒滩,被周边村民占用,无序种植、养殖。大桥所在的邳城镇宣传委员彭保永介绍说,通过开展公共空间治理,镇里收回750多亩集体土地,统一规划打造了生态农耕风情园。如今,站在大桥上放眼望去,连片的黄花菜园和间作套种的数万棵樱花、紫薇,连着河堰两侧的金叶银杏,构成一幅乡村美丽画卷,这美景让邳城河大桥一下子成了全城“网红桥”。很多“网红”主播来到这里,有的边唱边跳,有的与游人互动,还有优雅的旗袍秀、刚劲的武术表演、老少齐参与的广场舞,在微博上,在朋友圈里,在快手、抖音等直播平台圈粉无数。

  荒滩变成网红景点后,还带来了一笔经济收益:这个过去一直被乱耕乱种、私搭乱建而民事纠纷不断的河滩坡地,发包第一年就给村集体带来35万元的收益。

  铁富镇有一条特色乡村公路,因两边银杏树相互交织自然形成3000米的“隧道”,当阳光照射在金黄色的银杏叶上时,仿佛走进“时光隧道”,成为周边地区最有名的旅游景点之一。为了更好地打造“时光隧道”景点,党员冯均忠第一个拆除了自家搭建的房屋,很快,90多户村民也都自觉拆除了违建。如今,美丽的“时光隧道”贯通姚庄。村“两委”大力推动村民创业就业,实施“银杏旅游+”,村民开办了民宿、民俗馆、银杏产品体验中心等。

  据了解,开展公共空间治理以来,邳州全市增加补充耕地13866亩、工矿废弃地复垦和增减挂钩11124亩;进入产权交易平台成交总额10.6亿元,50个经济薄弱村村年均集体增收20.03万元,改变了一些村集体收入长期为零的窘境。

  “城乡环境好,乡愁才留得住。”江苏邳州市委书记陈静说:“下一步将坚定全市上下齐心协力、统筹推进公共空间治理工作的路径自信,持续释放公共空间治理叠加效应,不断推进公共空间治理向纵深延伸,加快走出城市治理和乡村振兴的新路子。”